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缅华网

敬请浏览新版:www.myanmarchinese.com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真实反映缅华新动向,服务缅华社会,加强与世界各地缅甸同侨联系,增进友谊,促进缅中友好关系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随想录:“胞波”一词的联想 (为纪念周总理诞辰110周年重播)  

2008-01-01 23:08:57|  分类: 胞波抒怀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读海鸥兄的“祖国,祖籍国,胞波”一文有感

小草 2008.1.1

其一

       “胞波”一词源自何年代无以考查,一百年以前,二百年以前,三百以前,更久远的年代……

       华人何时进入缅甸?学者们也无法算出准确年代。六百多年前,郑和七次下南洋,似乎没有经过缅甸,只有一小部分华人从槟城一带进入缅甸。鸦片战争后,数量逐年增加。而上缅甸的情形,中缅民间往来和官方往来的记载,则可追朔到唐朝时代。书籍上曾有记载,唐朝年间,有来自“骠国”的艺团到长安献技。“骠族”是公元八九世纪住在缅甸中部的民族。明清时代,华人从云南一带进入缅甸的数量就更多。记得有些大学课本写道,缅族是属于蒙古族群。想来当年元朝的影响也曾到达缅甸。

       除了“胞波”一词,缅甸人对华人还呼为“直洛”人。“直洛的称呼源自何年代,也是无从考查。古代印度,希腊和罗马的著述中称中国是Cina,后来佛教经籍和史书中译为支那,近代日本称则中国为支那。中印半岛亦称为印度支那半岛。唯独缅人不称华人“支那”,而称华人为“直洛”,源何而来?有学者说,“直洛”是从“阿洛”一词演绎而来,“阿洛”一词在缅语中是做工的意思。可以想象,当年华人到缅甸居住,和缅甸人民一起劳动,勤勤恳恳,俭俭朴朴,把中华民族的勤俭耐劳的作风带到缅甸,把中华民族的文化内涵带来缅甸,融合相处,知足常乐,得到原住民的认同和接纳,并称为“阿洛人群”后来转化(演译)成“直洛”人。

       由此可见,中缅民族有著深远的历史渊源,有著深远的文化内涵。中缅民族在宗教信仰方面同出一辙。经济上以农耕为主,用现代口语来说,是属于小农经济。勤俭朴素,知足常乐,略有盈余,助人为乐,使两个民族融洽相处,和睦敦亲。“胞波”的称呼,亲切憨厚,那么自然,没有一丝一亳的官方律令。

 

其二

       小时候,一个夏日的夜晚,四周静静地,我们围在祖母旁边聊天,祖母望著夏夜的天空,凝思著说“我们的家乡就在唐山,山清水秀……”年纪小的就问起阿嬷,“唐山?长山在哪里?长山是什么样的?”闽南话的“唐山”“长山”是同音的。阿嬷听著笑了:“长山?山长长……”这是四十年代五十年代的故事。那时,祖母己是七十多岁的人,出生于清朝。祖母并不识字,对家乡对祖国却有著强烈的感情,想到这里,我更深深地领悟到当年孙中山先生大声疾呼:“华侨是革命之母!”的涵义。

       前些时候,在市场上遇见哥吞拉,和我相仿的年纪,他是我父亲当年在乡下好友宇波亏的儿子,现在他也开始显出老态。我们到茶店喝茶叙旧,我总感觉我们俩之间没有当年父亲和宇波亏之间的友谊。宇波亏己去逝二十几年了,他给我 的印象很深。当年从乡下到仰光,总要来我家,还亲热抱著我坐在他的膝盖上,连声说:“胞波勒,胞波勒”。当年,我家住在缅甸一个山芭,我就出生在那里,宇波亏是我们的隔璧,是邻居,大家象兄弟一样。现在想来,那是遥想的事了。哥吞拉还告诉我,他的儿子觉丹和天富的女儿钦瑞结婚,生了一男一女。天富姓林,我们三人都是住在同一村子,一同游玩。而天富现中风躺在床上,我们三人的父亲都是好朋友。后来我们家搬到仰光,大家通讯少了,天富曾带他女儿钦瑞来仰,当时她懦弱害羞,如今为人父母,己是地道的“胞波”。她的孩子从没有问她:“长山在哪里?长山是怎样的?”,她也不会回答孩子:“长山,山长长……”

其三

      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来,科技发展,日新月异,华人在世界各地经济领域里渐露头角。下一代的孩子们在幸福的环境中茁壮成长,就像一颗颗春苗,前途无限美好。新一代的华人,给我们无限希望。现在己不兴叫“唐人”了。做父亲的对孩子说:“你们要学好华文,廿一世纪是华人的世纪……当年唐朝鼎盛时期,我们唐人……”孩子打断说:“爸爸又老调重弹了,我知道,我们都是“糖人”的后代……”。“唐”和“糖”在闽南话里语音是接近的,只要走腔一点,唐人变成糖人了!唐人的后代变成糖人了,有意思!朋友一语道破:带点“雅比”腔!三年前,孩子参加夏令营寻根回来,兴高彩烈之余,他说:“爸爸总说我们讲话带“雅比”腔,欧美来的还不是带著牛油腔!”做父亲的,语塞了。

其四

最近几年,“胞波”的称呼又在耳旁呼呼,似乎是官样文章,没有小时候那种亲切自然的感觉。我时常怀念小时候祖母健在的岁月,那时候,一切都很实在,能感觉到的。老祖母不识字,常叨念著“长山,山长长……”但安居乐业,勤俭刻苦,和村里族人融洽相处。当地人称她老人家“阿嬷枝”,“胞波妈”。1954年,周总理访问缅甸,缅总理亲昵称他NAUN GYI(大哥)多动人心弦!愿中缅友谊,万古常青,“胞波”情结,代代相传,愿“糖人”们吃著“雅比”的时候,记著北方有“长山,山长长……”那就是曾祖母的故乡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0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